U2開唱
針對7月6日在蘇格蘭召開的八大工業國高峰會,20年前曾經號召過搖滾史上最巨大的盛會之一︰四海一家演唱會(Live Aid)的Bob Geldof,近期不但與U2主唱Bono推動「讓貧窮成為歷史」的活動,今年更再度登高一呼,開始另一次邁向正義的長征(The Long Walk to Justice)—邀集全球搖滾巨星如U2,以「Live 8」為名,於7月2日在倫敦、費城、巴黎、柏林、東京、多倫多、約翰尼斯保等八國十個城市同步展開演唱,姑且不論這活動引起的正反爭議,鋒頭之一,我們又看到了U2。Hitoradio.com的兩位專欄作家正巧在不同地方觀賞了U2的演唱會,關於這影響力十足的超級搖滾樂隊,他們有話要說。

搖滾演唱會的極致:U2
---------撰文 / 張鐵志

如果生命中只能選擇參與一場演唱會,那無疑就是你眼前這場。

少年的青春回憶,燃燒的理想主義,搖滾樂的極端快感,以及大型演唱會的華麗與燦爛,都在這幾個小時中徹底?放。

他們是U2,一個當今世上最偉大的搖滾樂隊。也沒有一個樂隊比他們更能濃縮搖滾樂的一切矛盾:政治理想主義、龐克反叛精神與搖滾巨星的商業邏輯。

他們帶著龐客音樂的反叛胎記而誕生,並且一路走來都扛著搖滾樂社會良心的十字架。二十年後他們的政治理想依舊,但卻成為一個典型的依循音樂工業體制邏輯的搖滾巨星:演唱會從五十元美金起跳,演唱會現場賣的t-shirt從三十五元到九十元美金。

但這還是你最期待的一場演唱會,因為如果搖滾演唱會是一場聲光與情緒的祭典,那麼U2與Bono無疑是最能召喚人心的巫師。所以,當Sunday Bloody Sunday、 Pride(In The Name of Love)的前奏響起,你激動地掉下隱忍二十年的眼淚,因為這些歌就是最純粹而偉大的搖滾樂啊。

當然,還有Bono無可取代的理想主義。在Bono唱起〈Hallelujah〉時,背後螢幕出現聯合國人權宣言;唱起〈Where the Streets Have No Name〉時,電子螢幕神奇地出現非洲大陸各國的國旗,提醒人們不要忘了這個世界最不幸的地區。

當然,還有你鍾愛的〈One〉,一首九零年代最具政治象徵意義的歌曲。尤其是Bono最近在美國發動了「One 運動」,呼籲人們致力於消除世界貧窮和對抗愛滋。演唱會上,他要每個人用手機把自己的名字和「UNITE」的文字當作簡訊傳送;突然間,在眾人的合唱聲中,全場閃爍的手機燈光取代傳統演唱會上搖曳的打火機。接著,所有傳送簡訊觀眾的名字出現在演唱會螢幕上。你知道,這是一種表演,但是你還是無比的感動,這也是為何音樂以及音樂表演可以有力量來凝結起一群人,並召喚他們一起投入改變世界。

走出演唱會場,擦乾激動的眼淚,你確信這是你人生看過最偉大的一場搖滾演唱會,但在這些混雜著青春記憶與魔幻儀式的眼淚之後,你知道,如今龐克胎記已日漸剝落的U2將不再是你的偶像。

成熟演唱會文化的展現─U2 Vertigo 2005@London2---------撰文 / elsa K.

晴朗的下午,下了火車走在倫敦郊區的小路上,人群構成的動線從火車站一直延伸約有一公里長,周圍都是白人,幾乎看不到其他顏色的人種,我和他們的唯一共通點是我們都要去看U2的演唱會!

Twickenham體育館是那種用來看足球和橄欖球的超大場地,這場票已售磬的演唱會聚集了至少有三萬人,從倫敦到這裡並沒有地鐵,只能從Waterloo坐火車,從Waterloo的火車月台,就已經開始看到靠買賣演唱會門票過活的黃牛了,再下去的沿路上,從地鐵站加派的站員,到路上的警察、救護車,還有沿街的各式賣食物的攤販、餐廳和酒吧、走沒幾?就碰到一個的黃牛,就知道這樣的超大型演唱會動員了多少人、又養活了多少人!

演唱會是沒話說得精采,巨大的電子面板、精緻的視覺設計與特效、Bono的聲音還是那麼的迷人、The Edge的吉他也是大師風範,U2有太多的經典歌曲,有一半以上的歌都是全場觀眾一起唱完的。觀眾的年齡層分布很廣,從青少年到中壯年都有,我的位置前面一排就坐了一個年約五十多歲的阿伯,穿著保守的白襯衫西裝褲皮鞋,相形之下跟旁邊的細肩帶辣妹、滑板褲小弟和前面一排的光頭刺青壯漢比起來都很跳tone,不過開場之後發現阿伯很開心的跟著大家玩波浪舞,也會跟著音樂打拍子,突然覺得這幅景象真感人,至少在現場,音樂真的是不分年齡職業性別的,這也恰好呼應了在演唱會中全場的點點的打火機火光之下Bono所宣揚的人權平等理念!

更值得一提的是這場演唱會所呈現的那種井然有序的演唱會文化,從下了火車的月台就開始的動線引導,動員了火車站站員和警察協力讓人群在最短的時間內出站走向一公里外的會場,沿途所有的路口都有警察指揮交通,在會場外所有搖滾區的觀眾被聚集到排隊區,排隊區並非直接在會場入口,而是在五十公尺外用柵欄為成的S型區域,人們在不同的票價區域帶上不同顏色的手環、分批順著S型排隊,這樣不但避免了排隊的紛爭,也讓真正的入口處不至於混亂擁擠。無論在場內場外都可以很方便的買到食物飲料,所有的飲料瓶與酒杯均為塑膠製,以免有人從觀眾席丟酒瓶而發生危險;此外,洗手間的分布也很密集,不會發生許多大型演唱會的那種大排長龍上廁所的情形。散場後的動線也很順暢,人群簇擁著慢慢往火車站移動,人群的氣氛還處於亢奮狀態,沿路聽到好多人帶著醉意的人唱著Vertigo,騎著馬的警察指揮著動線,只花半個小時就能夠搭上回倫敦火車。

這樣成熟的演唱會文化,靠的是完善的場地和健全的周邊措施,當然還有足夠的觀賞人次的消費額來支撐這樣龐大的演唱會預算所建構出來的硬體與軟體,這些因素都缺一不可,才能讓所有的觀眾都玩的開心盡興又安全,這種場面大概也只有在一個成熟而多元的音樂市場才看的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