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88.5輔大之聲_Season Seeds》" /> 《FM88.5輔大之聲_Season Seeds》" /> 〈十九〉、〈At The Heart of Everything〉、〈遠慮〉、〈無差別傷害〉,輔大之聲掏心推薦 《FM88.5輔大之聲_Season Seeds》" />
login
login
    

〈十九〉、〈At The Heart of Everything〉、〈遠慮〉、〈無差別傷害〉,輔大之聲掏心推薦
2024-03-29 點閱率:2,259 
想知道大學生都在聽什麼歌嗎?輔大之聲學校實習廣播電台為你搜出好音樂
.推薦學校:天主教輔仁大學
.電台名稱:FM88.5輔大之聲 (輔大之聲學校實習廣播電台)
.本週樂評人:柯欣妤、翁芷薰,主持節目《FM88.5輔大之聲_Season Seeds》

 圖片來源:〈十九〉 

樂評人:柯欣妤
推薦歌曲:傻子與白痴〈十九〉

尚在首張EP募資階段推出的單曲〈十九〉,是我認識傻白的第一曲,自認過了十九歲,每年的生日皆能以這首歌做為一場告解。蔡維澤曾形容首張專輯《夜長夢少》是「成長的必經」,而四個男孩早已跨過了本命,可這樣的青澀他們也不介意,爾後傻白在風格的急劇轉向裡,我每每看見〈十九〉之影。過去與重生的交疊,栗紅與熔橙閃爍,好比呼嘯而過的夜車車燈,下一幕是浴火鳳凰破天翱揚。所以我形容這是一場告解,因為不論傻白怎麼唱、唱什麼,都通往歸零的明天。

 圖片來源:專輯《Year of Fate》 

推薦歌曲:傻子與白痴〈At The Heart of Everything〉,收錄於專輯《Year of Fate》

〈At The Heart of Everything〉收錄於傻白的第二張專輯《Year of Fate》,關於本命年的義無反顧,可回推到此專輯饒趣的實驗性與傻白強烈的主體性。〈At The Heart of Everything〉以acoustic開場,揭序 “What is about love”的命題 ,語境彷彿置身森林,卻感覺自己如海浪般在蓊鬱層層推進。無法以奔襲來揭示這份前進的原因,但對於每個勇敢的呼請,卻能感受背後深沉不安的隱喻。恐懼會吞噬一切,所以我呼喊,沒有出口也要前行,複沓每一寸土地,然後在過程感受自己。以泛音收束這座森林,淋漓盡致地再現一個從發生到蒼鬱而後歸於平靜的過程,回應一切還是關於愛的二十四歲:“ But about love,I guess best way to answer is to question.”

 圖片來源:專輯《姿態》 

推薦歌曲:傻子與白痴〈遠慮〉,收錄於專輯《姿態》

二零二三年末,傻子與白痴帶著第三章專輯《姿態》回歸,關於《夜長夢少》糾結的心緒,《姿態》在自我探索與辯證中更為堅定。風格轉向是傻白的課題與解答,嘗試的途徑是碰撞。音樂性帶領傻白看見更多可能,眼界與年齡一同增長,最終讓歌曲有了自己獨特的模樣。以鮮明的電子節奏,搭上遠古科幻般的電器搖滾,〈遠慮〉就這樣延展於大眾面前。傻白所創造的,是遠山、湖泊、流水與篝火,也會是跨越這些地景的紋絡,好比電影《沙丘》,剝開地質的層貌,穿透幻化時空,如行軍般鏗鏘演奏。

以傻子與白痴的〈遠慮〉作結,即是他們七年來姿態的展現。

向前走,不回頭。

這就是我三月的禮。

【樂評人簡介】
即將22歲,最喜歡的歌手是Taylor Swift,但比起〈22〉,更希望生日歌是吳青原的〈二十二歲的眼睛〉。

 圖片來源:專輯《文明 The Great Beyond》 

樂評人:翁芷薰
推薦歌曲:VH (Vast&Hazy)〈無差別傷害(In the dark)〉,收錄於專輯《文明 The Great Beyond》

「這首歌寫給在這個所有人都能是神的年代,太容易就能遠距離為別人下評斷的年代。」

當所有身分皆被抹去時,想法以最快的速度與最短的時間流盪於大數據之下,也許真實、也許虛假,更多的甚至是不經思考,這是我們身處的網路世界。而《無差別傷害》以人心為起點,建立起樂團所望與期盼,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應該是無差別的愛,而非傷害。

對我來說,Vast&Hazy是第一扇推開自我感受的窗,樂團譜下旋律反覆迴盪於初見的腦海裡,若靈魂相遇時是有聲音的,那大概就是這一瞬吧!歌詞傾訴著情感的湧出,旋律更把氣息藏進每個節拍裡,隱約告訴聽眾:「你們所想、所望之欲呼的,就由我們來呼喊吧!」如沸騰的水,有滾燙且清澈的傳遞。

《無差別傷害》將網路時代裡瀰漫的氣味與溫度,梳理於歌詞中。批判、攻擊、寧靜、溫暖,傳遞文字的方式有很多種,而不同選擇則影響了不同結果,一切正源於鍵盤前的每個人。與論漫布於數據塵埃裡,終究與事實只相見一半,若能選擇接納與善良,也許思想才得以真正平等與自由。VH將自身感受與當代媒體現象,透過主唱咖咖與吉他手易祺所完成之詞曲,將愛恨拉扯成形,在振聾發聵的言語裡反覆謄寫、解構重整,最終卻只留下一句「能否試著無差別的去愛一切?」期盼的只是不再癱瘓的善意能永存於我們身旁。

【樂評人簡介】
我像一株盆栽,電影是陽光、音樂是水、創作是空氣亦是生活,沒有他們也許我會枯萎。